云南省高院十大旅游纠纷典型案例公布

来源: 发布:2017年09月13日 作者: 人气:57
参加旅行团出境游,在自费项目中发生意外怎么办?旅行社擅自将游客转团后游客在旅游过程中受伤该谁担责?旅行社擅自转团旅游购物时买到假货该如何争取合法权益?昨天上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云南法院旅游纠纷典型案例”发布会,公布10个旅游纠纷典型案例,为在旅行中的人们提供裁判规则指导。

云南省高院副院长向凯介绍,选取10个具有一定代表性的典型旅游案例集中发布,是希望通过这些典型个案所确立的裁判规则,指导相关旅游矛盾纠纷及时妥善化解,倒逼旅游经营者规范经营行为,净化旅游市场环境。同时,也倡导旅游者依法理性维权,在充分了解各方权利义务的基础上,依法维护自身权益。

此次发布的典型案例包括旅游合同的订立、旅游法律关系的确认、旅游经营者的安全保障义务、旅游者维权方式等各个方面。

其中既有实践中反映较多的挂靠借用旅行社名义签订旅游合同、擅自转团、导游变相安排和诱导购物、收受购物回扣、旅游者在旅游活动中因第三人行为或旅游辅助服务者行为致害的案件,也有涉及电商平台的旅游者肖像权纠纷案件。

146个旅游巡回审判机构涵盖大部分景区

目前,全省已设立146个旅游巡回审判机构,包括全省各基层法院旅游巡回法庭和旅游巡回审判点,涵盖了大部分景区,并且已上线百度地图,游客可通过百度地图搜索就能搜到相关旅游巡回审判机构的信息。

下一步,法院将继续有针对性地为旅游纠纷案件开通绿色通道,做到快立、快审、快结、快执。同时,完善各方联动机制,进一步与辖区内旅游、物价等相关部门联动配合,推进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联动化解旅游纠纷。另外,将重点关注与旅游相关的上下游产业,诸如劳动人事争议、房屋出售租赁等,将此类案件纳入旅游案件巡回审判机构的审理范围。

案例

游客玩自费项目水上降落伞跌残获旅行社38.5万元赔偿

2015年4月,陈静报名参加了保山市康怡旅行社有限公司组织的“泰国六天游”。在巴堤雅金沙岛游玩时,陈静参加了自费项目水上降落伞活动。该项目由泰国当地旅游公司运营。在跳伞时,陈静从高空坠落受伤,造成八级伤残。由于协商未果,陈静诉至法院,要求保山市康怡旅行社有限公司组织赔偿各项损失50余万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保山市康怡旅行社对水上降落伞项目进行了介绍和推荐,该项目在行程单上写明是“自费项目”,应视为“另外付费”的旅游项目,不属于陈静自由活动期间或其他脱团时间所进行的个人活动。因此,旅行社作为旅游经营者,有义务帮助旅游者明确了解自费项目实施者的资质、安全保障情况等,并有义务作出明确的警示,但保山市康怡旅行社未举证其履行了上述义务,应承担相应过错责任,判决保山市康怡旅行社有限公司赔偿陈静各项损失38.5万元。

典型意义:旅游者在旅游过程中经旅行社介绍参加由其他经营者经营的自费旅游项目的,旅游经营者有义务了解自费项目实施者的资质、安全保障情况等并向旅游者明确告知。

游客苏梅岛浮潜溺亡两旅行社担责70%

郭兴与昆明康辉旅行社有限公司签订《出境旅游合同》,参加旅行社组织出行的泰国苏梅岛出境游,郭兴交纳了其本人以及左旭、郭晟铭的旅游款22560元。在苏梅岛旅游期间,由泰国南洋国际假日旅行社接待郭兴等一行。郭兴及左旭、郭晟铭报名参加了南洋旅行社组织、另行付费的苏梅岛海上浮潜项目,并交纳了浮潜等旅游项目的款项,郭兴在海上浮潜时不幸溺亡。

事后,左旭、信荣芬、郭晟铭向昆明铁路运输中级法院起诉,要求康辉旅行社、航空旅行社承担相应的违约赔偿责任。

法院经审理认为,郭兴参与的海上浮潜项目,具有一定的危险性,旅行社负有比一般旅游活动更高的注意义务,应当采取足够的善意提醒、安全警示,在浮潜的过程中,应当有专业资质的浮潜人员陪同并进行适当照顾和及时救助。康辉旅行社、航空旅行社没有提交相关证据,证明在旅游者报名参加浮潜项目时,对游客进行了充分的安全警示和告知。根据在案的证据证实,郭兴乘坐游船出海浮潜时,没有导游及专业人员同行。旅行社未尽到合理的安全保障、安全警示和救助义务,其行为与郭兴的死亡有因果关系,康辉旅行社、航空旅行社对郭兴的死亡应承担较大的责任。同时,郭兴作为一名成年人,应该知晓海上浮潜项目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在报名时,应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海上安全情况等因素作出综合评估、合理判断,且在该项目没有导游或专业人员陪同的情况下,自己进行浮潜,对溺亡负有一定的责任。据此,法院酌定康辉旅行社、航空旅行社对郭兴的死亡承担70%的责任,由郭兴家属自行承担30%的责任。

典型意义:旅行社和旅游者形成旅游合同关系后,旅行社即负有保障旅游者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义务,如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但在裁判中需要对事故产生的原因作出具体分析,合理确定各方承担责任的比例。

3.2万元冰翠手镯是玻璃的珠宝店连退带赔12.8万

旅游途中,游客高昆华在昆明景星珠宝城毓恒珠宝店,花3.2万元购买了“冰翠”手镯一对、戒指一只。珠宝店补写了一份收款收据给高昆华,并注明“以上物品系本店所售”。事后,高昆华将其购买的两件物品进行检验,结论为购买的手镯、戒指均为玻璃材质。为此,高昆华认为,毓恒珠宝店以高额价款出售普通玻璃材质首饰的行为构成欺诈,将珠宝店起诉至法院。

法院经审理认为,毓恒珠宝店对其销售给高昆华的饰品的性质陈述前后矛盾,对高昆华提交的鉴定结论未提出相反有效的证据予以反驳,应当认定毓恒珠宝店在明知其销售的涉案商品系玻璃制品,却抬高价格出售,诱导高昆华以高额价款购买涉案商品。珠宝店在销售过程中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导消费者的行为,构成民事欺诈。据此,法院判决毓恒珠宝店退还原告货款32000元,以及96000元损失。

典型意义:判定经营者的行为是否构成民事欺诈,需重点审查经营者是否具有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导致旅游消费者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行为。在经营者拒不承认其销售行为存在欺诈的情况下,可以依据客观鉴定结论为依据, 通过对经营者、消费者认知能力的分析,推定经营者的行为是否构成欺诈。

擅自转团出车祸游客致残两旅行社赔偿32.7万

游客王素梅与昆明阳光国际旅行社签订《出境旅游合同》,参加昆明阳光国际旅行社组团的赴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7日游活动,交纳了5800元的团费。昆明阳光国际旅行社在未征得游客同意的情况下,转团给第三人昆明欣雅旅行社。之后,王素梅因乘坐的旅游车发生交通事故受伤。经鉴定,王素梅构成十级伤残。

王素梅起诉至法院,要求昆明阳光国际旅行社与昆明欣雅旅行社连带赔偿各项经济损失合计 52万余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王素梅与昆明阳光国际旅行社签订出境旅游合同,昆明阳光国际旅行社所提供的服务应当符合保障旅游者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其未经旅游者同意擅自将旅游业务转让给他人系违约行为。昆明阳光国际旅行社作为旅游服务合同的相对方,昆明欣雅旅行社作为实际提供旅游服务的旅游经营者,对王素梅在旅游期间因交通事故造成的人身损害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判决由两家旅行社连带赔偿王素梅经济损失32.7万元。

典型意义:旅游经营者擅自将其旅游业务转让给其他旅游经营者,旅游者在旅游过程中遭受损害的,旅游经营者和实际提供旅游服务的旅游经营者应当承担连带责任。